数理科学系
 首页 | 系况概述 | 党建工作 | 教学工作 | 精品课程 | 师资队伍 | 科研工作 | 招生就业 | 学生工作 | 工会工作 | “两学一做”学习教育 
站内搜索:
今天是:
当前位置: 首页>>工会工作>>学习园地>>正文
“我爱我家”优秀征文-一方一净土,心似莲花开(董可荣)
2016-01-05 09:20  

一方一净土,心似莲花开

------我爱我家

数理科学系 董可荣

小时候,父母在的地方就是家;长大后,公婆在的地方就是家;工作了,单位就是我的家。----题记

2010年,我公公和母亲去世,我的家小了。2015年,仅五十天之内,婆婆和父亲相继去世,我的小家只剩了我们三口。我爱我的小家,它给了我暖暖的爱。在我的小家里,婆婆伴随了我二十年,我爱我的婆婆。婆婆最后得的是重度脑梗,昏迷无意识,植物人状态,在不能自理的日子里,一直住在我家,在我工作之余,喂药、喂饭、消毒、擦身、大小便等都由我来护理,七个月的时间还是没能挽回婆婆的生命。婆婆逝去至今已有一段日子了,可她的音容笑貌犹在眼前。在这段时间里,我时时想起她,回想她那平凡中的清雅,行之于心却不能动之于言,只有太多的怅然。

第一次见到婆婆是在1995年,那时她57岁。印象中,她头戴一顶洁白的卫生帽,是那样的清雅脱俗,脚步不快但却灵便,言语不多但却干脆利落。房屋低矮但屋内收拾的窗明几净,一尘不染。一张枣红色的方桌上整齐地摆放着各种药瓶,一会儿有街坊去取药,方知婆婆是位乡村医生。

婆婆是一位慈善和蔼的长者,与邻里关系极佳,从不谈家长里短。她少年时读了小学,后来自学到高中文化水平。那时她那年纪有此文化实属不易。初次交往只感到她有不同于别人的内在特质,心净淡定,默默行事。我们年轻人在一块闲聊,她从不参与,只默默地行我素我。早些年,见她经常去济南福利院,探望我们的老姑,顺便给那里的孤儿老人做棉衣,做些慈善事。

婆婆做活极细极讲究。我们结婚时的被褥以及我小姑的嫁妆,都是她一人一手做就。她做棉被时,先把棉花拆成细小细小的棉花朵,再一点一点铺展在一起,拆洗后,棉絮是一个整体。但这样势必做活慢,一床棉被得做十几天,长则二十几天。她做的棉衣熨帖合身,也美观大样。我们结婚时她给我做了一身红色的绸子棉衣,至今我珍藏在箱底。婆婆爱干净,她做饭时必定戴上卫生帽,以免掉进头发不卫生。她的衣物洗的没有一点污渍。她几乎每天都洗澡,冬天也不例外。婆婆又极通脱豁达,丈夫是家里的老大,我是娘家的老小,我在家没出产出活儿来,可她从不嫌弃我,更不要求我,只以身示范,久而久之,我也耳濡目染,做成她的样子了。

婆婆为人不拘流俗,她不沾酒,也不饮茶,也不喜欢用这些来待人接物。最近几年,公公去世后,婆婆就一直住在我家。母亲去世后,父亲每到冬天来我家过冬。一个屋檐下住,一个锅里吃饭,日久生了情。两个老人就像两个孩子,你给我揪揪衣服领子,我给你整整衣服袖子,一家人其乐融融。家里来了客人,用餐免不了酒水。婆婆从父亲那儿学会了待客。婆婆爱干净,但父亲没有及时洗手的习惯,还爱给我们拿饭,剩下一口饭也怕浪费了而给我们吃,我们随即端来水让父亲洗手,父亲知道了自己的毛病,也慢慢的从我婆婆那儿学会了讲卫生的好习惯。

婆婆一生勤劳淳朴,辛辛苦苦养育着这个家。婆婆是桓台人,她刚嫁到淄川时,公公是工人,孩子们都上学,生活不富裕,种地、养猪等活路就落到婆婆一个人身上,到了农忙时,婆婆就带上干粮整天整天的劳作在地里,不管刮风,不论下雨。为了养猪,不明天就去等着人家的豆腐渣。婆婆一辈子不容易,所以我们做晚辈的尽力让她幸福。记得有一次丈夫出差去新疆,天冷了,婆婆公公还在老家,婆婆家住在昆仑镇东笠山村北小山坡上,北风凛冽,异常寒冷,我租上车接他们来我家过冬。如今,朴素的田野,山坡,河畔,有着我数不清的眷恋,有着我抹不掉的情愫,老家门前的一草一木有着我太多的记忆。

父亲和婆婆一样,一生勤劳节俭。父亲从小没上过学,父母去世早,六岁就跟随其兄去关东奔日子,在那里给富农放猪维持生计,后来回到老家种地。父亲年轻时当过挑夫车夫,经常从博山走小路挑窑货到家乡过日子,尝尽生活的艰辛。几十年如一日。父亲就像鲁迅笔下的孺子牛,吃进去的是草,吐出来的是奶。父亲含辛茹苦养育了我们五个。他常常告诫我们,要诚实为人,认真做事。在他生命的最后几天里,不断的叮嘱我好好工作,叮嘱孩子好好上学。虽然我们向他隐瞒了病情,但是他内心十分清楚病情的严重性,可他嘴上还是向我们说他没病,让我们安心做事。其实他多么不甘心就此告别他所挚爱的亲人和朋友。年事有寿而尽,生命无所不在。父亲与我们永别了。

“一方一净土,一笑一尘缘。一念一清净,心似莲花开。”的确,婆婆和父亲的精神世界,都是一方净土。对于心净的人,任何一个地方,都是净土。只有这样的人,心好似莲花一样,出污泥而不染。

“每逢佳节倍思亲”,在这样的年夜,思念之情如潮涌起,那山,那水,那情,那些永不磨灭的记忆,都久久萦绕在心头,永永远远。

人是漂泊的船,家是温暖的岸。现在,我最想表达的就是,我的小家虽然小了,但我有我的大家,我的单位就是我的大家,我爱我的大家,我爱我工作的同事,那是我朝夕相处的陪伴。在我最困难的时候,比如我生病的时候,爱人工作不稳定的时候,父母生病需要护理的时候,孩子升学心急火燎的时候……是他们给了我物质上的资助,是他们给了我精神上的抚慰,是他们给了我温暖的怀抱。

我最敬爱的父亲不幸病逝,学校工会和数理系领导老师不辞辛劳地来到家里悼念我的父亲,与我共同分担这份悲伤,我代表我们小家表示对大家衷心的感谢!

2016年元旦

关闭窗口

版权所有@淄博师专数理科学系  

地址:山东省淄博市淄川经济开发区唐骏欧铃路99号

电话:0533-3821178  邮编:255130