/basecomponent/232.gif
 首页 | 系况概述 | 党建工作 | 教学工作 | 精品课程 | 师资队伍 | 科研工作 | 招生就业 | 学生工作 | 工会工作 | “两学一做”学习教育 
站内搜索:
今天是:
当前位置: 首页>>工会工作>>特色活动>>正文
“我爱我家”优秀征文--我们家的那些人(尹洪波)
2016-01-05 09:24  

我们家的那些人

数理科学系  尹洪波

我们这个家吧,兄弟姐妹多,有三十多口人,真是应了那句老话,龙生九子各有不同,虽是一家人,但脾气性格各异,行为习惯不同,但却又是让我们难以割舍的一家人。

我们家的大姐叫林美玉,虽然是大姐,但大家却都叫她“林妹妹”。不是说他不象个大姐样,是说我们这大姐长得象那黛玉,袅袅娜娜的,不笑不说话,一笑还俩酒窝儿。我们这大姐工作三十多年了,那可是杏坛上的高手,桃李遍天下,职称也最高,是教授。这在我们家可是出类拔萃的。大姐今年五十有余了,并且于今年成功晋级,当上姥姥了。这小外甥女儿也是我们家第一个孙子辈的,让我们这一大家子人跟着沾光,普调一级,这小外甥女儿的功劳不小。别看大姐已五十开外,但工作起来那可是没说的,从不倚老卖老,有什么活儿那可是带头干、抢着干。就说班主任这个岗吧,那也是干到去年直到外甥女快出生的时候才不得已不干的。就是当姥姥了,那工作也没有丝毫懈怠,该怎么干还是怎么干。有时去看外甥女儿,那也是利用周六、周日休息时间去看,并且是周一上班前就赶回来,决不影响上班。这时间观念、纪律意识那叫一个强。今年我们家接了一个辅导学生参加省从业比赛的活,时间紧、任务重、压力大。我们这大姐和素芬妹、明成弟等没早没晚的指导,有时连饭也顾不上做。为了让学生在最不可控的答辩环节上不丢分,我们这大姐可是费了心了,搜集资料、阅读课标、结合教学案例,为学生设计答辩题,整理答辩思路。这期间女儿还外出参加单位组织的培训,要去照看外甥女。一个月下来,我们这大姐那可是憔悴了许多,我们家人看着都挺心疼的。这就是我们的大姐――一个让人尊敬的“林妹妹”

我们家的大哥叫李绪军,个子高高的,典型的北方大汉,但给人的感觉却是不善言辞,奉行沉默是金的古训。戴着一副黑框眼镜,发亮的前额闪着智慧的光,但却晃不瞎你的眼,那是因为他为人的憨厚,不忍心。这大哥可不是盖的,是我们家最早的教授,那就是个宝。这几年教授多点了,但那宝不仅没褪色,倒更添了光芒。大哥在单位是多面手,能教的课可多了,专业课、技能课都能拿的起来放得下,每年发表论文也不老少,有好多杂志社向他约稿,有的他还不给写呢。稿费也拿了不少,不过基本上没见过他请客。我们也都谅解,一大家子人,请谁不请谁的,照顾不过来。一碗水端不平,还不如就让它放在桌子上不动,最少不会洒。别看他沉默寡言的,那得看对谁。到了课堂上,到了学生中间,那可是妙语连珠,学生们可喜欢和他交流了,是好多学生崇拜的偶像。

我们家的“老幺”是个女儿,叫程玉。你可别认为她姓程,实际上她姓王。因为是老幺,所以我们都是简称,也是一种亲昵。那可是个花一样的女孩儿,要身段有身段,要模样有模样。你见过那画里的人吗,比如说西施、貂婵、金陵十二钗什么的,那叫美吧,要和我们家老幺比,差得也不太远,也就孙悟空一个筋斗的路吧。就是这么个美人儿,在我们家可从来不让宠,要强的紧。再加上从小就有艺术范儿,大学毕业前就是几千毕业生中的就业形象大使。这可不是闹着玩的,几千人中就评那么几个人,我们家老幺就是其中之一,你想想,你再想想,馋死你得了。不过就是这个老幺,工作也有近十年了。十年来工作可上心了,整天和学生在一起,走得那叫一个近。搞得那些学生都不叫她老师,叫“玉姐”。这年头,你走在街上,人家要是叫你一声姨,你恨不得把人家的嘴撕碎了,喊你一声姐,就笑恣恣的,走路也带劲。看人家老幺,那么多学生叫玉姐,那心里还不得开了花。不过咱也不能攀,谁叫人家老幺会来事儿呢。别看学生和她没大没小的,粘粘糊糊的叫玉姐,人家那工作也是真心的好。不说别的,单说人家带的那个“红十字救护队”,那可真是窗户眼里吹喇叭――名声在外了,连续两年在全市获奖,这牛吧。人家还上过电视呢。全市的红十字救护演练比赛,人家硬是把一支专业队给干下去,取而代之成了一等奖,那可是大出风头呀。你是不知道呀,电视播出的那天晚上,我们全家人聚焦在电视机前,等着盼着看我们家老幺和她的弟子们出场,对着电视照相、录相,发微信,传视频。那叫个兴奋、显摆,过年都没那么恣。对了,还有个小秘密,我们家老幺又要当妈妈了,明年五一节前我们家就又要添丁进口了,到时请你们吃红皮鸡蛋。不过现在先不要声张,到时我们会在第一时间通知你的,别忘了准备红包呀。

我们这家人的故事挺多的。你想,谁家还没有点让人说道说道的东西。要是真没有,那生活不就省了很多乐趣吗。有人看我们家这么好,就想方设法给我们编排事。实际上也不怪人家,谁让我们就是有这么些事呢。都说家丑不外扬,反正您也不是外人,就说给您听听,看是不是真就象人家编排的那样,您也接就手,给评评理。

有人说我们家的人个个都“傻”,有时还“傻”的冒烟儿。看看人家有课就上班,没事就在家闲着,想赶集赶集,想上店上店,聊天、购物、泡吧、带孩子去游乐园,活不多干,钱不少拿,课时费一分不拉,那叫一个舒服。你再看看我们家,天天有干不完的活,每周一还得开家庭会议,全天靠在那里,费心费力。什么公开课,什么科研课题,什么班会,什么安全,有事没事还得上班里去转一转,怎么这些事儿就我们家有呢。听人说,人家家里就不这样,班主任一年也去不了班里几回,还不如我们一周去得多呢。这样付出得到的有什么呀,不就是一块红布写上几个先进的字,看把你们哄的。您给评评理,您说是不是“傻”。

有人说我们家的人个个都“憨”,就是心眼太实在。个顶个的拿着棒槌当针认,有时认死理认得让人七窍生烟。上头说什么就是什么,说做到什么样就做到什么样。有时上头安排开会,说是三点开始,你看吧,不到三点,我们家的人就齐刷刷地坐好了。你再看看人家,会都开始了,还三三两两的来。就是来晚了也不象我们那样赶紧找个地方不好意思的坐下,看人家,有说有笑,眉飞色舞,还边走边扭达,象刚出场的主角。有时我们也想不通,你说怎么就凑了这么一家人呢,一个个象《天下无贼》里的傻根一样。他说三点就三点呀,晚一点不行呀,你怎么就那么听话。您给评评理,是不是“憨”。

有人说我们家的人个个都“笨”。这年头,谁机灵谁落好儿,谁笨谁吃屁。你见过榆木疙瘩吗?没见过,不要紧,去我们家就知道什么是那玩意儿了。一个个死笨死笨的,不开缝。不说别的,那年人家说要进行什么培养工作评估,要求每个人都得过关,人人是评估主人,个个是评估对象。这家伙搞的,从太阳升到太阳落,不得闲。有时太阳早就落了,那太阳公公都睡了一觉了,我们还没睡呢。人家说都过关我们就挨个来,不学学人家,五六个人一门课,找个人准备准备,其他人跟着意思两下,糊弄糊弄。结果怎么样,你过了,人家也过了,不也照样没事。这不转过年去就又来这么一回评估,那笨劲儿就又发作了,不信,您等着瞧。

唉,不说了,说多了都是泪呀。

这就是我们的家,我爱我家。

关闭窗口

版权所有@淄博师专数理科学系  

地址:山东省淄博市淄川经济开发区唐骏欧铃路99号

电话:0533-3821178  邮编:255130